Site Overlay

他,一代枭雄落幕:刚把公司卖了

一代枭雄,他最终还是卖掉了公司。投资界获悉,3月11日晚间,德邦发布公告称,京东物流将成为德邦的间接控股股东,持有66.4965%的股份。传闻终于成真,如果以2月27日停牌前,德邦股份130亿元的市值计算,此次收购作价约86亿元。完成收购后,创始人崔维星不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大佬崔维星终究没有守住一手创立了20多年的德邦。出生于山东,崔维星曾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了厦门大学会计系,毕业后选择到广东打拼。1996年,崔维星创建了德邦的前身”崔式货运”,赚来了第一桶金。最巅峰的时候,德邦是中国零担之王。2018年,德邦正式在上交所IPO敲钟,崔维星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坐拥身家70亿元,一度被戏称为“厦大首富校友”。然而,快递江湖风起云涌,群雄辈出——京东系蔚然成军,阿里系兵强马壮,王卫和顺丰笑傲江湖,还有拼多多和段永平撑腰的极兔迅猛崛起。江湖人来人往,不胜唏嘘。一笔震撼收购诞生,52岁山东老板,把公司卖了伴随着一纸公告,德邦官宣卖身。3月11日晚间,德邦股份发布公告称,德邦股份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等与京东卓风签署协议,在满足交易条件的情况下将转让控股股东德邦控股的股份。转让后,京东卓风通过收购德邦控股将间接控股德邦股份,持有德邦股份66.4965%的股份,股票也将在3月4日复牌。虽然此次收购并未披露交易金额,若以德邦2月27日停牌前的130亿元市值计算,此次收购作价约为86亿元。此外,据德邦股份最新披露的要约报告书显示,交易完成后,京东卓风将触发全面要约收购义务,此次要约收购价格为13.15元/股,要约数量为2.77亿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收购最高所需资金为36.4亿元。收购过程可谓是一波三折。在收购消息落地之前,德邦股份曾在2月27日、3月1日、3月6日连续三次发布停牌公告。最终,德邦还是易主京东,同时德邦创始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崔维星将不再是公司实控人。这也意味着,快递江湖的一代枭雄崔维星,终究还是与自己一手创立起的企业,走过二十多年风雨后说了再见。1970年出生于山东诸城,崔维星在高考那年以全校第二的成绩考入了厦门大学会计系。1992年本科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广东省中国国际旅行社,担任财务部会计一职。尽管这份工作在当时是“铁饭碗”,但崔维星不甘于现状,一年之后选择了辞职。此后,在机缘巧合下,崔维星于1994年加入了广东国旅下属企业国际货运公司,并前往中山开拓航空货运业务,成立了“速达货运公司”。可令人没想到的是,公司业绩刚有起色,总部却决定放弃中山业务,还将办公大楼、车辆设施等一并收回。但崔维星并不甘心。于是他向亲朋好友筹措了10万元资金,在1996年创建了德邦快递的前身——“崔式货运”。彼时,崔维星只盘下一个8平米的小门店,员工也只有四名——除了他和妻子,还有两位是司机和搬运工。尽管起步如此艰难,崔维星却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仅用一年多的时间里,就闯出了一条路,积累了二十余万元的资产。由于业务的关系,崔维星在1998年结识了南方航空老干部航空货运处。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承包该处业务,创新推出了空运合大票的物流新模式,在业内引发轰动。很快,凭借着此次合作,崔维星赚到了真正的第一桶金。2000年8月承包结束后,崔维星拿着300万元正式成立了德邦物流,专做空运代理业务。此时没有人能预料到,崔维星与德邦将会在中国快递江湖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一代枭雄,昔日厦大首富校友,最后败走物流江湖时间来到2001年,德邦遭遇了第一次危机。彼时崔维星判断,汽运将是未来的一大趋势,但德邦高层内部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最终导致两位高管出走德邦另立门户。尽管元气大伤,但崔维星还是坚持在广州白云开通第一条长途汽运专线——广州至北京线,正式进军国内公路汽运领域。由于初次尝试汽运,各方面的条件还不成熟,德邦汽运业务连续两年亏损。但经过时间证明,崔维星的判断是正确的。2004年,德邦首创“卡车航班”业务,凭借“空运速度、汽运价格”的显著优势,迅速占领零担物流中高端市场,一举奠定了德邦在国内公路零担领域的地位。随后,德邦的汽运业务很快占领了华南市场,并在2007年首次超过空运业务收入。2009年,崔维星将德邦总部搬到了上海青浦,这也标志着德邦由区域性公司向全国性公司迈出关键一步。随后一年,德邦营业收入超过26亿元,率先打破了此前零担物流业25亿元的天花板,由此成为行业第一,坐上了零担之王的宝座。此后,德邦的业务发展高歌猛进,2013年11月上线了快递业务,同年一年就铺设了1600家网点,并在2017年突破200亿元营收。2018年1月16日,崔维星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德邦成功实现IPO,正式登陆了上交所。彼时,崔维星到达个人财富的顶点,持股身家70亿元。当年厦大正举办百年校庆,崔维星自掏300万元,包下一艘豪华邮轮,请同届师生来了趟厦门到日本宫古岛的邮轮游,他也因此被厦大校友戏称为“厦大首富校友”。在同年7月,德邦在北京水立方高调召开了品牌更名大会。崔维星在水立方的舞台上宣布,德邦物流正式更名为德邦快递,全面聚焦大件快递市场,并喊出了“让天下没有难送的快递”口号。但恰恰正是这次转型,为德邦日后的衰落埋下了伏笔。由于聚焦快递需要投入大量的末端派送资源,但德邦因为采取直营模式,难以收回服务成本。不仅如此,德邦在快运业务也遭遇劲敌——顺丰快运在2022年的市场份额就已达到20.3%,是德邦的两倍。因此,转型后的德邦尽管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公司的经营规模和市场占有率却出现明显下滑。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2年,德邦的快运业务收入分别为112.1亿元、107.5亿元、100.5亿元,呈现逐年下滑。相对应的,德邦的快递业务这三年收入分别为114.0亿元、146.7亿元、166.6亿元,在公司总收入的占比分别为49.50%、56.58%、60.58%。可以看出,快递业务比重虽然在不断提升,但增速却十分缓慢,远未达到预期。而据德邦今年1月28日披露的业绩预告,2022年归母净利润为4.91亿元,预计同比减少67%到87%。对于业绩预减,德邦在公告中坦承,宏观环境整体景气度有所下降以及大件运输领域竞争加剧使得公司收入增速放缓,且全年油价处于高位对利润产生不利影响;而内部策略方面,公司基于长期布局持续加大资源投入,成本、费用阶段性承压。曾几何时,德邦被誉为物流界的“黄埔军校”,早在2006年就面向本科高校启动校园招聘,在短期内培养了大量的专业人才,甚至当时许多友商在招聘时,一度表示“德邦的员工优先录用”。但如今,德邦却在公司治理方面频出负面。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德邦许诺报销快递员工的车辆停车费、充电费,但在报销之后却又在工资中扣除;并且网点的员工流动性较大,很多快递员只待了一两个月就走了。就连许多德邦人也在论坛内感慨:“现在的德邦已经不是以前的德邦”,卖身显然早已成为了定局。实际上,崔维星曾经也自我反思过,“我过去有点骄傲了,之前德邦一心想要做大,要快增长,要做规模,但长远看还是要做专。”但这种反思对于拯救德邦,似乎于事无补。时间回到2009年,崔维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可以接受并购,但至少是十年之后,“在我还有能力带领导德邦往前奔的时候,是不会考虑的。”没想到,如今却一语成谶。中国快递江湖大变,你一不小心,就可能掉队了德邦被京东收入麾下,背后是中国物流江湖腥风血雨,这已经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早在2007年,刘强东力排众议开始自建物流,并于2017年成立京东物流集团。2022年,京东物流在香港上市,无论服务还是口碑在行业内屈指可数。截至2022年12月31日,京东物流已有超30万一线员工。收购德邦,可以弥补京东在大件货运上的短板。京东正在缔造自己的京东速度。去年9月,中国物流资产与京东智能产发发布联合公告称,京东同意收购中国物流资产9.16亿股股份,购买价为每股4.35港元,总价为39.9亿港元。而今年2月8日-2月15日,京东产发又连续4次增持中国物流资产,斥资约85亿港元。至此,京东对中国物流资产持股87.19%。而在增持期间,中国物流资产原董事长李士发辞职,京东集团副总裁胡伟取而代之,他同时也是京东产发的总裁。京东产发是京东旗下提供基础设施资产、物业管理与综合服务的子集团,曾于去年获得高瓴、华平投资等总额预计约7亿美元的投资,一跃成为了独角兽。资料显示,中国物流资产是国内领先甲级物流设施供应商,2016年港交所敲钟时,曾为首家登陆港交所的中国物流地产企业。截至2022年半年度,中国物流地产在全国拥有38个物流园及179个物流设施,总建筑面积318.72万平方米,并与聚美优品、本来生活、顺丰速运、小米、博世、格力电器等企业保持合作关系。此外,京东还将触手伸到了达达集团。今年2月,京东完成对达达集团的增持,蹭持后京东将手握达达集团约52%股份。达达集团是我国知名的本地零售与配送平台,也是“最后一公里”配送版图强悍的玩家之一。至此,中国快递江湖最新格局浮出水面——京东系出炉,阿里军团虎视眈眈,王卫和顺丰自成一派,还有最新搅局者极兔来势汹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的快递巨头呈现“四通一达”的格局——百世汇通、申通、中通、圆通、韵达。如今,“四通”中大多数已悉数被阿里收入麾下,再加上自身庞大的菜鸟网络,阿里系已经成为隐形的物流霸主。而行业大哥王卫,选择和阿里保持距离。去年第四季度,顺丰控股业绩实现新突破,原因之一是2022年9月,顺丰控股成功收购了嘉里物流51.5%股份,嘉里物流联网将成为顺丰国际部,助顺丰在内地及港澳以外扩展业务。当然,现在成长最快的快递巨头是极兔。2022年,东南亚快递巨头极兔速递强势进军中国快递市场。这匹黑马背后创始人是李杰,他曾是OPPO创始人陈明永的得力干将,而陈明勇正是外界公认的段永平四大门徒之一。据媒体公开报道,由于同属段永平系,极兔前期的大量订单均来自OPPO及拼多多。去年10月,百世集团以68亿元向极兔速递转让其在国内的快递业务。物流正在成为中国新的基础设施,重要性不言而喻。当下,京东和顺丰靠着服务质量取胜,而曾经实力强劲的三通一达却开始显现颓势。正如德邦最终黯然卖身京东,这个世界没有一劳永逸的躺赢生意,你稍一松懈就可能掉队了。